地方调控楼市不要如小儿般“任性”

2016年04月27日 来源:多彩贵州网

家喻户晓, 2011年11月6日,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指出:“中国下调房价是国家坚定的政策,调节后的房价将使民众能够接受,也使房地产业健康有序发展”。

家喻户晓, 2011年11月6日,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指出:“中国下调房价是国家坚定的政策,调节后的房价将使民众能够接受,也使房地产业健康有序发展”。2012年3月14日,温家宝进一步直言道:“现在我可以明确地告诉大家,房价还远远没有回到合理价位。因此,调控不能放松。如果放松,将前功尽弃,而且会造成房地产市场的混乱,不利于房地产长期健康和稳定发展”。

时隔几年后,即2015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:“要鼓励房地产开发企业顺应市场规律调整营销策略,适当降低商品住房价格”。

由此可见,无论是胡温时代的最高决策层,还是以习近平为核心的第五代中央领导集体,普遍深知中国的高房价让民众难以接受,并且力主降低房价。

依据一般逻辑和中国行政惯例,在中央号令下,地方理当积极响应。然残酷的现实是,从中央层面开始调控房地产至今,相当数量的地方,甚至包括某些部委,多是“阳奉阴违”,或大行“上有政策下有对策”之道,或有意无意地为房价上涨一路“绿灯”。有的地方大员,甚至还在房价一再上涨的大背景下,会时不时地抛出诸如“房价上涨尚在合理范围内”之类的奇谈怪论。于是乎,在很长时期内中国房价节节攀升,而鲜有降低的。尽管在一定时段内,某些层面的官方就房地产调控问题,跟中央最高层面保持了一致。

2016年4月27日《新京报》有新闻表明,根据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统计,通过对比新政前后各30天的成交数据,沪深两地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套数均出现半数甚至超半数的下滑。其中,上海的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套数出现了50%的下滑,深圳则达到57%。与此同时,两地的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也出现了不同程度下滑。其中,上海的成交均价出现了1937元/平方米的下跌,跌幅为6%。受价格下调的影响,居民购房的套均价从新政前的422万元/套下调到了382万元/套。

房价下降,无论对于亿万普通干部群众来讲,还是对于中央层面来讲,都是好事。同时,对于中国房地产业的健康发展、中国经济的良性运行、中国社会的稳定,以及中国政治新常态的确立,也是好事。但是,熟知中国房地产行情者大都清楚,此前上海、深圳等城市房价的野蛮生长,在很大程度上恰恰正是由于某些层面的官方“放任自流”,甚至使出吃奶的劲儿推动的恶果。不可否认,如今的房价下降,跟某些层面的官方推行所谓的“楼市新政”密切相关。

诚然,去房地产库存,是中国整个官方阶层的重要任务,并且很多地方的“土地财政”压力相当大,而综合相关新闻来看,对中央有关房地产指令的完整而精准的理解应该是,在确保降低房价的前提下,千方百计地去房地产库存。也就是说,去房地产库存跟降低房价是统一的,二者之间并非必然的对立关系。但是,不少地方政府却偏偏在客观上要掩盖或抛开降低房价这一前提。更有甚者,还不让其辖区的房地产开发商降低房价。

一般情况下,小儿做事往往“任性”,一会儿一个主意,一会儿一个玩法,一会儿一个动作。因此,小儿常常会给大人带来或大或小的“麻烦”,有时甚至会伤其自身、误伤大人。

某些地方决策者、行政者,在房地产调控的问题上,真的犹如小儿般“任性”。一会儿一变,真可谓朝令夕改。如此,尽管貌似可以给“上面”交差,也可以给“下面”交待,然实际上就全局、长远来讲,则是危害颇多,甚大。

客观来讲,地方确实有其“苦衷”。譬如,当年高层推出的有关房地产的顶层设计方案本身就有缺陷或硬伤,而作为地方多年来一直是“奉其而行”。结果,对“土地财政”的依赖性越来越高、越来越大。其中不少的具体问题,又往往是前任留下的历史问题,一时半会儿可能也难以妥善解决好。

但是,中国古代的官员,尚有“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”的志向和境界,更何况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”、“执政为民”等本就是当代中国每一个决策者、行政者的通行证和义不容辞的责任。也就是说,作为决策者、行政者,在去房地产库存和降低房价的事情上,都应该抱有真正对中国民众、对中华民族、对中国执政党和对中国政府高度负责的态度,而不是“走一步算一步”、“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”。

实际上,之所以造成房地产库存天量的问题,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就是由于房价太高,而且节节攀升,远超中国亿万普通干部群众的经济承受能力造成的。换言之,惟有官方和房地产开发商等有关方面合力降低房价,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房地产库存问题。同时,才能真正拯救畸形的中国房地产、重病的中国社会和不健康的中国经济等。

简而言之,笔者罗竖一认为,地方调控楼市不要如小儿般“任性”。否则,非但解决不了房地产库存等一系列问题,而且还会造成更多更大的经济问题、社会问题,甚至会造成不可小觑的诸多政治问题。

 

关于楼市,调控,房价的新闻

资讯排行榜